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外汇局我国投资收益逆差属结构性问题

2018-12-04 04:39:13

外汇局:我国投资收益逆差属结构性问题

作为全球重量级债权国的中国,在对外投资中却陷于投资净收益为负的阴霾。翻开去年全年及今年一季度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可以发现,在投资收益处均显示为大额逆差,这是否意味着我国对外投资遭受了较大的损失?我国对外投资盈利能力差?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解释了有关基本概念,其中,“投资”包括我国吸引外来投资和我国对外投资不同方向的两个部分,外来投资的收益主要是支出,我国对外投资的收益是收入。因此,我国投资收益逆差意味着我国吸引外来投资支付的收益大于我国对外投资获取的收益,但绝不是对外投资亏损了。简言之,投资不等于对外投资,投资收益逆差也不等于对外投资亏损。

收益项目顺差或逆差是否直接对应着我国对外投资是损失还是盈利?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有三,其一,收益项目既包含我国对外投资的收益,也包含外方在我国投资获得的收益,差额由二者相减得到。外方在华投资赚钱并不等同于我国对外投资亏钱。其二,利用外资,我们付出了成本(即来华投资收益),但也融通了资金,支持了国内经济建设,创造了就业和税收,引进了技术,开拓了市场。我国对外开放总体是成绩大于问题,社会效益和经济收益远大于财务成本。其三,外方在我国投资的收益中,相当一部分是外方股东的已分配未汇出利润和未分配利润,并没有实际的资金流出。在编制平衡表时,按照权责发生制原则,同时记录为收益的流出和直接投资的流入。扣除这一块,我国收益项目实际仍是净收入。

那么我国对外投资收益与其他国家相比表现如何呢?管涛分析,我国投资收益逆差具有明显的结构性特征,即不是对外投资收益低,而是外来投资回报高。与各国横向比较看,结合各国发布的国际收支平衡表和国际投资头寸表,按照“对外投资收益率=当年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投资收益贷方/上年末和当年末国际投资头寸表中对外总资产余额的平均值”的公式计算,2005年至2011年,我国对外投资收益率平均为3.3%,美国为4.3%,德国和日本分别为3.8%和3.4%,而英国、金砖国家巴西以及韩国均低于我国,分别为3.0%、2.3%和2.9%。考虑到我国对外投资中近七成为外汇储备投资,我国对外投资收益并不逊色。拓宽对外投资渠道,更多通过民间对外投资是改革的方向,但需要有序推进,有一个过程。

其实,我国投资收益差额为负原因不在于对外投资回报低,而是利用外资成本较高。结合各国发布的国际收支平衡表和国际投资头寸表,按照“外来投资收益率=当年平衡表中投资收益借方/上年末和当年末国际投资头寸表中对外总负债余额的平均值”的公式计算,2005年至2011年,我国外来投资回报率平均为6.9%,美国为3.1%,德国为3.3%,日本为1.5%,英国为2.6%。和对外投资相比,我国吸引外来投资的成本较高,主要是由于我国六成以上利用外资是外来直接投资。这类股权投资属于长期、稳定的投资,流动性较差,存在经营风险,按照市场规律投资回报高于其他形式投资。利用外商直接投资较多的俄罗斯和印度,2011年回报给外国直接投资者的收益率在8%以上。

外汇局有关负责人表示,预计未来较长时间内我国结构性的投资收益逆差状况仍将持续。通常认为,拓宽对外投资渠道,更多通过民间输出资本,将有利于提升资源配置效率,提高投资收益。但与国际比较看,实行多元化投资的各国比以外汇储备投资为主的中国,在投资回报方面并无明显优势。这是由于追逐高收益的同时带来了高风险,有的投资盈利但有的投资亏损,使得综合收益并不一定高于集中投资方式的收益。与此同时,降低外来投资回报必然要求更多地利用证券投资或外债形式的其他外资,这是近年来国内资本市场开放的重要推动力。但证券投资和外债(尤其是短期外债)波动性较强、稳定性较差,是触发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债务危机的重要诱因。在我国金融市场发展滞后于经济发展、汇率利率体系尚未理顺的情况下,贸然放开这方面的流入渠道,有可能加剧跨境资本流动大进大出的风险,需要审慎推进。

关键字:国际收支平衡跨境资本流动资金流外汇管理资本市场

重庆信用贷款
装载机
泡沫灭火装置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